2012年7月8日 星期日

德國工會 歡迎性工作者


德國工會 歡迎性工作者2004-4-29
http://www.libertytimes.com.tw/2004/new/apr/29/today-int4.htm
〔編譯陳泓達綜合報導〕以往,歐洲行業工會都將脫衣舞孃和妓女等性服務業拒於門外,但國際前鋒論壇報二十七日報導,德國北部大城漢堡在二十三日舉行的一場晚宴上,號稱是全球最大的服務業工會德國「服務業工會聯合會」(ver.di)向從事性服務的婦女同胞做出「請進」手勢,準備在會員人數創下新低紀錄的當下迎接這些新血加入。

  就像歐洲地區許多一度權傾一時的工會一樣,ver.di也是基於迫切需求向性服務業敞開大門。會員人數銳減是工會苦思如何招募新血的原因,正如任何一家志向遠大的企業,工會也必須設法拓展其會員結構的多元化。

  ver.di現有會員兩百五十萬,以殯儀館人員和郵局雇員為主,夜店女郎入會後能否和他們相處愉快不無疑問。康士坦茲大學勞資關係教授凱勒認為,ver.di當前可能還有比招募性工作者入會更重要的問題。「這將是件難度極高的任務」,必須投注龐大心力和資源,「我不確定這是一個明智抉擇」。

  工業化國家的大多數工會都面臨會員人數持續下降的問題,例外者僅屬極少數。一九九至二○○○年的十年間,英國勞工加入工會的比例由三十八%降至二十五%。據統計,德國勞工在同一時期的入會比例也由三十八%降為二十二%。「德國工會聯合會」估計,光是去年一年工會便流失三十多萬會員。

  在某種程度上,會員人數遞減肇因於退休和興趣缺缺,以及勞動力的結構變化,包括兼職性質的女雇員人數持續攀升等。凱勒指出,目前從事非固定職業的德國勞工約佔三分之一,相較於鋼鐵或汽車製造業,服務業職工向來就比較難以組織。

  德國兩年前將性服務業合法化,若干ver.di官員開始評估如何將這些非傳統勞工納入工會組織。漢堡大學社會科學講師密卓維克女士已接受ver.di邀請,準備就妓女當前工作條件發表報告,他認為性工作者向來受到忽視,因此對其開放會籍別具意義。

  密卓維克坦承,某些工會官員確實有所抗拒,畢竟「說是一回事,真正去做又是另外一回事。」

  ver.di或許是從英國老牌工會「英國公營事業雇員工會」(GMB)最近的作為汲取靈感。GMB去年決定開放倫敦「金絲雀碼頭」地區的夜總會脫衣舞孃入會,並針對性工作者成立特別分會,負責人是一名色情電話女郎安娜.羅佩茲。她表示,GMB為合法性工作者提供法律諮詢服務、在職訓練,甚至鼓勵這些性工作者轉業。

  羅佩茲表示,雖然在倫敦地區招募性工作者入會頗有成效,但畢竟推廣不易,最主要的障礙來自於性服務業並無工會傳統,許多性工作者對工會不甚瞭解,且基於工作保密原則不願意讓身分曝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