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4月25日 星期三

聲援公娼,洋妞熱力四射 1998-05-31



這些國際人士,部分是自救組織邀請而來,有些人則是自費來台,發揮的戰鬥力驚人。
為了和台北市政府舉辦的世界首都論壇會議互別苗頭,為了凸顯「妓權就是人權」,台北市公娼自救組織不但串連國際妓權工作者,搶在首都論壇會議前三天,舉辦「性工作權利與性產業政策」國際論壇會議,還在世界首都論壇會議最後一天的「台北之夜」晚會中,利用現代科技雷射光打出「踩扁」、「廢娼違憲」等字樣,一舉突破上千名警力封鎖,讓六十餘國家的外賓,見識到公娼自救組織抗爭的功力,及台灣社會的多元與豐富。

「我們沒有錢、沒有權,但是我們有行動力」!這是台北市公娼自救組織在市府主辦的「世界首都論壇會議」開幕儀式場外的喊話,也是向市民的宣示。

去年九月六日零時,市府廢娼政策正式生效,女工團結生產線和粉領聯盟進駐華西街,協助失業的公娼組成自救會,自此展開一場又一場的抗爭,隨後在取得市議會同情,通過新版公娼管理辦法,要求市府給予公娼緩衝兩年,但未獲市府同意,公娼組織終於成為「反扁」陣營的一支生力軍,透過大小規模的抗爭行動,公娼們以小搏大,每次行動都成功地攻占媒體不小的版面,表現也令人刮目相看。國際串連互動良好去年十二月十七日,陳水扁在市議會作廢娼政策專案報告,其中內容依據一九四九年聯合國「禁止人口買賣、禁止他人賣淫」的公約,並指「禁娼」是世界進步國家及進步社會的潮流。公娼自救會發現,該項報告「呈現一個具有保守反動本質」的執政者的霸權心態,也大大惹惱了公娼自救組織!

廢娼是不是世界潮流?公娼自救組織堅信是「有待商榷」的,為了平衡視聽,公娼自救組織決定以實際行動證明,廢娼不僅不是國際潮流,而且還是反國際潮流,國外各個進步國家和社會,已承認性工作權也是人權的一部分,「妓權就是人權」。

公娼自救組織發言人王芳萍指出,公娼自救組織的國際串聯行動一直未曾停頓,六月間還曾推派代表出席聯合國在瑞士日內瓦召開的「全球防治愛滋大會」,與各國妓權組織有很好的互動,台北公娼抗爭實錄影帶和海報國際版,也引起許多國際媒體的注意和報導,而在十二月廿五日,派赴參加亞太愛滋防治會議的代表,更促成台灣妓權工作組織與「亞太性工作者聯絡網」的緊密聯繫。衝撞警員外賓帶頭王芳萍說,像這樣的非官方國際性會議,來賓邀請不是問題,經費是最大的問題,大會手冊的印製、場地費用、預定邀請的來賓、引言人、專題演講、食宿、交通,經費很可觀,自救會平日根本沒什麼錢,連壁報紙做的牌子,都是最「環保」的。

透過電子郵件和網際網路,公娼自救組織通過「亞太性工作者聯路網」的協助廣為告知,以及新加坡籍妓權工作者林珠(LINCHEW)的大力協助,先後獲得荷蘭「XminusY」基金會、
「Mamacash」基金會和美國全球婦女基金會的奧援,而基隆碼頭工人自救會、市議員龐建國等團體和個人的捐助,也不無小補,至此,「性工作者權利與性產業政策」國際論壇,始得以在世界首都論壇會議登場前盛大展開。

聯繫工作如火如荼進行,原定邀請來台參加會議的國際友人,由十名增加到十五名,這已經是膨脹預算的作法,不料,多名國際知名的性工作者和妓權工作者也要求參加-甚至同意自費來台與會,外國友人的熱情讓公娼自救組織姐妹們大為振奮。

來自荷蘭、南非、澳洲、印度、美國、日本、泰國、香港、德國、瑞典、韓國、墨西哥的外賓陸續抵台,各個領域都有,澳洲南雪梨副市長CHRISTINE HARCOUT,是著名的性衛生工作者,也是都市計畫中娼館管理的專家,澳洲北雪梨的WINDY JOY,則是性工作者,後來投身性產業諮詢工作,瑞典的PETRAOSTERGREN,則是作家、教師和女性主義,都很具有代表性。

五月廿三日,大會在台北市議會地下室大禮堂開幕,當天晚上,主辦單位邀請外賓一起到歸綏街參加鬥陣晚會,那是一場非常另類的晚會,一群性工作者、妓權工作者用行動劇、歌聲、舞蹈,凸顯議題,並且在歡愉的氣氛中,和社區居民作了一次溫馨的互動。

隨後兩天,會議順利進行,廿六日上午,公娼自救組織和外賓們一起「前進」市府請願,除呼口號、指責陳水扁外,來自澳洲的溫蒂,也加入公娼行列,衝撞警力,第二天,世界首都論壇開幕時,公娼自救組織和大批外賓,「搶占」市政大樓南側的「陳情請願專區」,進行一小時的軟性訴求,雖然總統李登輝未必聽得到公娼的聲音,但是,各國外賓對台北市公娼自救組織的「戰鬥力」,都留下深刻印象。
【1998-05-31/聯合報/17版/周日報 台北風雲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