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6月17日 星期日

中國古代皇帝嫖娼實錄


中國古代皇帝嫖娼實錄

http://www.ihao.org/ss/html/43/t-98043.html
說到皇帝與妓女的往來,並非稀罕。中國古代的妓女起源于賣藝的女子,叫做娼優。娼優是藝人的稱謂,漢代的衛子夫、趙飛燕都出身於娼優,堂而皇之地登上了皇后之位,曹操的正妻丁氏也出身娼家。皇帝與娼妓的交情,大多是為了淫亂,甚至封娼為妃、君臣同嫖,但這其中也不乏狎妓的“癮君子”。


不顧禮教 封娼為妃

  對娼妓感興趣並與之交往的皇帝,自然不會是遵循禮教的君主,甚至有封妓女為妃子的皇帝。明武宗迷戀晉王府樂戶楊騰名下的妓女劉氏,封她為劉美人,召入宮中。武宗一度與劉美人形影不離,“專寢、飲食起居必與偕,言事輒聽”。武宗的近臣江彬等人,在他人面前倨傲,但對劉美人侍之如母,稱她為劉娘娘。武宗南征前,與劉美人相約,武宗先行,隨後派船接她。劉美人從頭上摘下一簪,贈給武宗作為信物。武宗把簪藏於衣內,在過蘆溝時,馳馬失落。武宗為了這個簪子,在蘆溝附近派人嚴密查找了幾天,沒有找到。武宗的人馬到了臨清,派宦官去接劉美人。劉美人執意不見簪子不動身。武宗只得乘船,晝夜兼程趕到張家灣,親自接劉美人南行。



君臣同嫖

  如果說封妓女為妃子有悖禮教,那君臣同嫖就更為荒唐。清咸豐時,君、臣共與一個女伶風流,實不多見。當時,有位雛伶名叫朱蓮芬,美貌出眾,善唱昆曲,歌喉嬌脆無比,還能作小詩,工楷書,頗得咸豐的愛幸,不時召見。而同時至少有兩位大臣與朱蓮芬有瓜葛,一位是禦史陸某,一位是吏部官員龔引孫。陸某因朱蓮芬經常入宮,不能常與自己在一起,便上書皇帝,直言極諫,勸皇帝勿近倡優。奏章中引經據典,洋洋數千言。咸豐看了他的奏書,大笑說:“陸都老爺醋矣!”隨即揮筆批示:“如狗啃骨,被人奪去,豈不恨哉!欽此!
對陸某不加懲處,這真是少有。



隋唐五代宮妓成風

  隋唐五代時期,民風開放,興盛起專為帝王提供性服務的女子。宮妓居於深宮,包括一些沒有什麼名分的宮女,更包括大批歌舞伎。無論是前者還是後者,在隋、唐、五代都發展到一個很大的規模。

  隋文帝統一全國後,北齊、北周和南朝梁、陳的樂工都為隋所有。開皇初年,文帝將他們遣放為百姓。隋煬帝即位後,矜奢好樂,御史大夫裴蘊“揣知帝意,奏括天下周、齊、梁、陳樂家子弟,皆為樂戶。……是後,異技淫聲,鹹萃樂府,皆置博士弟子,遞相教傳,增益樂人至三萬餘。”這就是設教坊樂舞制度之始。所謂教坊,它的初始意義就是教習樂舞之所。

  唐代初年,皇宮樂舞制度大多依照隋制,但到了唐玄宗時有很大發展。這個嗜愛聲色歌舞的風流皇帝並不滿足于教坊提供的聲色之樂,還在宮中設立了一個叫作“梨園”的樂舞機構,其樂工舞人都是從坐部伎和宮女中挑出來的優秀者。



不乏狎妓的“癮君子”

  皇帝與妓女的交情,大多是為了淫亂,但也不乏狎妓的“癮君子”,如宋徽宗者與李師師。徽宗放著皇宮不用,非要頻頻從狗洞巡幸妓院。宋徽宗聽說京師名妓色藝雙絕,第一次便化名趙乙,帶了重禮,去煙花聚集地鎮安坊。老鴇李姥見來客闊綽,立即安排李師師來見。但李師師卻擺譜,等了許久才出來,而且出來後,她也淡妝不施脂粉,對客人不屑一顧。過了好一會兒才拿出古琴,彈起一曲《平沙落雁》。徵宗為之傾倒,但李師師始終冷面相向。第二次造訪,皇帝亮出了身份,這一回李師師一笑百媚,彈了《梅花三弄》。徽宗自此不時派人送去厚賜,為了幽會方便,他還命人從皇宮挖了一條長兩三裡的地道通達鎮安坊與李師師相會。

  明代開國皇帝朱元璋,征戰時嘗夜宿妓館,並題詩留念。後來,該妓女生子,又聽說朱元璋當了皇帝,便攜子到京請求進見。朱元璋封其子為王,命工部建造王府,而對當年的妓女避而不見。作了皇帝以後,朱元璋還放不下嫖妓的愛好,但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為之,偶爾“羊車夜半出深宮”。高啟曾作宮詞“女奴扶醉踏蒼苔,明月西園侍宴回。小犬隔花空吠影,夜深宮禁有誰來?”高啟這首詩觸怒了朱元璋,因此得禍,反而證明了朱元璋確有其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