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4月18日 星期三

不抓大鱷 修法管褲襠?2011-11-09


不抓大鱷 修法管褲襠?
兩年前,大法官宣告社會秩序維護法「罰娼不罰嫖」的條文違憲,背離了憲法所規定的平等權。當時的行政院長曾表示:成人性交易應朝除罪化、除罰化的方向修法。而民調數字亦顯示,台灣社會有過半的人認為:成人性交易不應該入罪。

兩年後的今天,在內政部主導下,立法院通過了「專區內娼嫖不罰,專區外娼嫖皆罰」的法條。表面上,這承認了成人性交易是人性需求,是當前社會條件下無法杜絕的、應該合理面對的事項但「專區」到底在哪裡,又該由誰來認定等等,都是很大的問題。


當今大多數的憲政民主國家,合意的成人性交易的雙方是不入罪的。台灣的行政院、內政部、立法院,卻搞出了一種「專區內不罰」,但「沒有專區」的奇特狀況。

此外,「專區」由誰來認定?一曰地方政府,但實際上,執法的是警方。此次內政部所主導的修法,賦予了警政署及地方警局、警察比以往更大的管制權力。而其管制對象,不是別的,就是成年男女的褲襠。

警察該管的事很多,但應該不包括合意的成人性交易的雙方。成人性交易是你情我願之事,這不是警察應該浪費精力去管的,也根本就不該動用國法。

最該管的是什麼?不是成人性交易中的娼嫖雙方,而是性交易產業可能存在的反人權惡行性交易產業因其利潤,難免藏汙納垢,甚而發生侵害人權法治的嚴重情事,包括宰制雛妓、限制人身自由、脅迫強制、黑白兩道掛勾等等。內政部及警政署,不想辦法去抓那些為大惡的、黑白通吃的「性產業大鱷」,卻先拿娼、嫖、皮條客罰錢了事,這難道不是避重就輕?

性產業向來難以有效管理,但是,事有輕重緩急,惡有大惡小惡限制人身自由、脅迫強制是大惡,黑白掛勾是大惡,但成人性交易中的娼嫖雙方、乃至靠這類生意維生的馬伕,則實在是整條產業鏈最末端的問題。

如果內政部、警政署、立法院真想對大惡開刀,那麼,除罪化、除罰化幾乎就是最相對有效的方針。一旦娼嫖皆不罰,甚至連馬伕、皮條客都不罰,他們向警方檢舉「大惡」的動機勢將從無到有、大大增強。

反之,內政部、立法院現在急忙通過的性管制辦法,其著眼點顯然不在於懲治大惡,而似乎是一種前現代的、非自由民主式的、把成年人的合意性行為當成「可被、應被警察及社會大眾查禁」的性立法。

這種性立法,意欲懲治的是台灣成年男女的性交易。但這不是自由民主,而已經偏離至了自由民主的對立面。


【2011-11-09/聯合報/A15版/民意論壇】